(《南方都市报》3月1日) www.r8008.com就业歧视是性别、户籍、年龄等多类社会歧视在就业领域的综合体现,在我国,尤以性别歧视和户籍歧视严重。最具讽刺意味的是,治理就业歧视、主导反就业歧视的行政主管部门国家人社部,以及各地地方的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,同时也是公务员招考的职能部门,公务员招考中很多岗位就明确写入了性别、户籍等与履职要求毫无相关的限制。通过专门立法,具体界定各类需要给予纠正的就业歧视行为,尽管不可避免需要经过一段时期才可以推动落实,各地的落实成效也未必都能令人满意。她参与起草的反就业歧视法专家建议稿提出,用人单位不得在招聘过程中要求劳动者提供婚姻或生育状况的信息。不少用人单位的招聘广告中,对一些根本无需进行特殊性别限制及户籍要求的岗位,也设置了专门的性别和户籍规定。孙晓梅认为,目前我国《劳动法》等法律法规有关就业歧视的规定适用范围太窄,执法不严;随着全面二孩政策的实施,女性的平等就业权将更加难以保障。 专门制订一部反就业歧视法,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。今年两会,全国人大代表、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将再度提交提案,建议制定反就业歧视法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要切实治理就业歧视,有关部门需要更好的发挥带头示范作用。但专门立法的存在,形成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,不仅赋予了就业歧视对象在特定情境下的救济可能,而且奠定了相关的社会议程基础,将通过法律落实过程中的个例问题被不断激活,不断深化社会各方面对于保障就业公平必要性、社会和经济意义的认识。去年全国两会期间,孙晓梅等36名代表,高莉等31名代表分别提出了制定反就业歧视法的议案。